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魔兽

魔兽 - 魔兽

一个德莱妮女性圣骑士的身影穿梭在血迷岛的丛林中。

她跑着,胸口那犹如脱兔般的粉蓝色浑圆上下颤动,破损的盔甲与衣服挡不住诱人的春光,凹凸有緻的娇躯,结实挺俏的臀部,而脚上的蹄以及翘臀上的尾巴正是他们德莱妮骄傲的标记。

但现在,女孩不住的喘气,她身后,赫然是五只劫掠者异形。

若是有专门研究劫掠者的人在这,依定会对这些劫掠者的样子大吃一惊。

他们的身上长出了造型奇异的触手,那样子就像是男性的生殖器官,而它们的腹部也异常的巨大化,并且更为的凶暴。」怎幺会这样?」少女不安的想着,这些变异的劫掠者完全对魔法免疫,皮粗肉厚,连她的刀子也砍不进去,刀身甚至还断裂,一直以来,身为圣骑士高材生的她,此时第一次感觉到挫败。

突然间,女孩脚下办到了树枝,她跌倒在地,劫掠者扑了上来,她吓的尖叫,并且用手想要将他们虫型的身躯推开。

「不……啊!」她的名牌掉落在地上,上面写着两个字,朵芮妮亚.芙妮安。

劫掠者异形逼近朵芮妮亚身旁,一对如刀利般的大嘴口中流出了唾液,惊人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防护力良好的紧身铠甲立刻溶解剥落,但是却又没有伤到朵芮妮雅的那横陈的玉体,接着它的同伴立刻跟进,迅速的把障碍给排除,朵芮妮亚已经吓呆了,直到她突然感觉浑身清凉,并且未着寸缕时,劫掠者的尾针刺进了她的颈子,那疼痛才令她惊醒,但在同时,第二只劫掠者在芮妮雅的血管里注入了不明的粉色液体,她才想举起藏在身后的匕首发难,无奈举起的手却又无力的垂了下去」圣光……给我力量……拜託……」她祷告着,可惜圣光没有任何回应……

劫掠者一口气注入了约一个针筒之多的量,然后才离开芮妮雅。

液体在朵芮妮雅全身的血管奔窜,并立刻发挥了效用,还没从疲劳中恢复的朵芮妮雅只觉得四肢疲软,而且从颈子处开始感到难受的燥热,而这种感觉立刻蔓延全身,她的意识虽然清楚,却已无力再做任何抵抗,只能躺在地上任由恐怖的宰刻。  

这种由雄性劫掠者注入的特殊液体,是这种异变物种为了能强夺人形生物雌体的身体支配权而出现的,其作用大抵是肌肉鬆弛剂加上强效的春药之类的总合,而且药效极为惊人,被注射仅几毫升的量就可以让一头伊莱剋有几小时不能动弹,而且雌性荷尔蒙会被迅速激发激化,进而迫使猎物进入发情状态,也就是适合它们那特殊的虫卵生长的状态。」啊……啊……圣光在……上,这是?这是……」  

朵芮妮雅难受的摊在地上,只剩头还有那纤细的尾巴还能左右转动,她感到那羞耻的部位与自己那丰满的乳房的燥热感尤为严重,而且那个未经人事的小穴还能感受到逐渐的湿润,甚至是乳房也 有一股难受的胀痛感,她视线迷濛的看着停留在面前的这几只异常的劫掠者,想说些什幺 ,却是话卡在喉头说不出来。

眼见猎物已準备就序,五只劫掠者立刻展开它们的行动,朵芮妮雅虽然觉得丢脸却又只能眼睁睁见着自已的身躯被这些怪物任意处置,春药渐渐侵蚀她的意识与理智 ,从小接受的圣骑士教育里头那些羞耻心以及道德观之类的事情在两只魔虫停在约有ECUP的粉蓝色乳房上,且以尾针插入乳头时就烟消云散,初时只觉得痛,但接着是被注入液体的清凉感充满整个丰满的粉蓝色玉峰上,然后 就是魔虫开始轻柔的爱抚……

至少朵芮妮雅感觉是这样,劫掠者的动作意外的轻柔,粗糙的节支有力的揉捏着柔软细腻的乳房,甚至是用大颚温柔的啮咬,不会受伤的那种程度,却是在微秒的疼痛中获得快感,这些异常的劫掠者竟也是调情高手。  

另一边,朵芮妮雅的下半身已经因半透明的晶蓝色淫水的流出而逐渐潮湿,稀疏到近乎没有的深蓝色耻毛上有一只劫掠者的头停着,他探身到少女那淡蓝色的阴部,那未曾有人踏足过的紫蓝色深幽花径,私密的花园,它以大颚撑开了大阴唇,準确的以内颚咬住了那充血的刺激点,只是轻轻一击,却足以让朵芮妮雅被那极至快感的电击所击败,她即舒服又难过的拱起身子并发出了销魂的娇吟,发着银白色光芒的眼睛微光颤颤,少女完全败在这群异常劫掠者高超的调情手法上。

劫掠者们似乎各有其职,两只负责乳房,一只负责阴核,而带头的在一旁守候着,另 一只则跟在带头的身旁,等待着同伴将「产房」準备完成。

「啊……啊……恩……那里……在用力一点……恩……」由于她的全身已经被麻痺,她哼着不成语句的娇吟。

女性德莱妮那不容易引爆的的情慾完全被引发,她期望这些家伙能再给予她更多的刺激,但劫掠者们却屡屡在她即将冲上顶峰时又停手,待朵芮妮雅稍微冷却后再残忍的继续刺激,累积再累积的情慾逼的朵芮妮雅几近发疯抓狂,却又无可奈何,这种等级的手段岂是未经性事的少女所能招架的?阵阵渐趋疯狂的淫蕩叫声显示少女的渴望,兽性,被彻底的引爆激发,并且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当这种循环已经到第八次时,带头的劫掠者将其尽收眼底,很满意的看着猎物进入第二阶段,他靠近朵芮妮雅的俏脸,然后将其中一根又肥又长的触手打开了那蓝色的唇办,并伸进了朵芮妮雅的嘴巴里,并以不容反抗的态势轻易的进到了喉咙,朵芮妮雅再次被吓到了,但她那无力的上下颚却被触手硬撑到最大,而粗大的触手在她喉咙里头肆虐,她难受的流下了晶蓝色的眼泪,发情的娇吟声变成模糊的呻吟喉音,眼前所见是劫掠者一张恐怖的大头 ,是她以前最怕的生物,但现在她却突然不觉得得怕,只想要他们能够给自己更多快乐深入。

而将触手伸入朵芮妮雅口腔内的劫掠者,露在外面的另一之触手尾末突然撑开,长度惊人的尾针向后伸出,然后自它的尾巴里出出现的竟是长及相当于他的长度并且极度粗大的「肉茎」,尾端还有兀自滴着具有浓烈春药液体的尾针,朵芮妮雅被弄的很想吐,她想呕出嘴内的异物,这不是她要的这不快乐,但还是一样,她只能仍凭劫掠者宰割。

而在朵芮妮雅的乳房边的的两只劫掠者,也同样的伸出了那异样的肉茎,这硬是让劫掠者的躯体扩张好几倍的肉茎为好几条细长的触手所组合,并且可以自由扭动、捲曲,比人的手腕还要灵活,它们用肉茎捲住芮妮雅那对饱满丰润的酥胸,然后大力的磨蹭着,然后夹住挺立的粉嫩的紫蓝色乳头,自中心再伸出一根细长软管,刺进了妮雅挺立的蓝紫色乳头内,突如其来的刺痛让朵芮妮雅的尾巴僵直了一下,这软管开启了妮雅的乳腺,再加上女性荷尔蒙的激化,未怀孕的处女竟然自乳头中泌出乳汁,且被触手吸吮的津津有味,那磨蹭的动作是为了刺激泌乳,朵芮妮雅惊恐的看着这惊人并且诡异的场面。

「呜……呜……」

而在朵芮妮雅身上的劫掠者竟然就着朵芮妮雅的喉咙抽插了起来,这不是口交是什幺?但这种口交的 等级远远超过人类所能及,就连体格最勇壮,并且身躯巨大的男性德莱尼最深喉咙的口交也不可能深及食道,逼近胃袋,朵芮妮雅被搞的几乎翻了白眼,她快窒息了,先前的温柔已经变成可怕的凌辱,而且是被 一群异形?

朵芮妮雅一瞬间闪出这个疑问。

「嗯……呜……唔!」不成句的喉音最后变成恐惧极限的惨叫,口交的虫竟然射了,大量的粘浊液体直入朵芮妮雅的胃袋,而那冲击的力道居然让朵芮妮雅隐隐可以听到「咕噜……咕噜……」的声响,然后劫掠者猛的抽出触手,而在这时,朵芮妮雅的腹部已经微微鼓起,朵芮妮雅感觉到一种无法比喻的饱足感,这些宛如精液的液体是紫色的,喷了朵芮妮雅满脸都是,朵芮妮雅闻到的是一股浓重的腥膻味,呛的她连声咳,勉强呕出一点虫的精液,但恐怖还没完,这只是个开端,这个深夜将是劫掠者的淫魔之宴。  

吸吮乳汁的劫掠者抽出软管,带出的乳蓝色乳汁量竟多到自然涌出乳头,香甜并且带有浓烈气味的初乳顺着美丽蓝色身体的曲线,犹如水银般的流泻到地上,而负责阴核的劫掠者对着一只在旁观看的那只劫掠者示意 ,该是主菜上场了,大腿根处桃园蜜洞已经香泽氾滥,那只旁观的,拥有巨大腹部的劫掠者靠了过来,事实上,这五只一组的组合,四只採取动作的劫掠者都是雄性,唯独这只是雌性,而「她」就是今晚的主角。

只见雌性劫掠者落到少女的那阴户前,同伴用触手将朵芮妮雅的阴唇张开表示欢迎,「她」的尾端也伸出了东西,但这是平时捲缩在体内,长度有雌虫身长两倍,并且有如伊莱剋象的阴茎般粗大的半透明紫色产卵管,平时在体内是液体的产卵管一遇到空气就立刻硬化并且膨胀,但却又不失其柔软性,只见这只雌性劫掠者飞到芮妮雅的大腿上,接着产卵管毫无阻碍的突入了少女那紫蓝色花园内。

一瞬间,恐惧完全佔据了朵芮妮雅,让她把痛苦给忘却,如果她的贞操被这种东西夺去……这……这不是太耻辱了吗?她以后还有什幺脸见人?她可是圣骑士啊,圣骑士的贞操对他们而言就像是命一样。

但是那膨涨到有伊莱剋象阴茎那幺粗的产卵管一点一点的进去了,而随着产卵管的深入,芮妮雅的小腹也跟着产卵管的位置而隐隐鼓胀浮起,彷彿有一之怪异的虫在里头钻动着。

这时,四只雄性劫掠者都行动了,带头的劫掠者来到雌虫身边,然后那肉茎缠住了雌虫,再找到产卵管上一个洞,并将触手的头做了改变,整个形状就像是男性人类的阴茎的肉茎插了进去,然后他的动作,以生物的角度来说,应该就是射精吧?只见刚才射到朵芮妮雅雅胃内的那种腥臭液体注入了产卵管,这些精液再延着产卵管犹如泉水般涌入朵芮妮雅体内。

这时雌性劫掠者感到产卵管碰到了阻碍,一层薄膜挡住了它的进程,它接着开始蠕动产卵管,那被撑开的腔膣内壁被刺激的泌出更多的淫液。

两只缠住乳房的劫掠者像在看戏似的,边吸吮着乳汁边看着雌性劫掠者準备要让这个德莱妮雌体感受到无比的快感与恐惧,而另一只同伴,那只撑开大阴唇的劫掠者这时改变了工作,他转身面向朵芮泥雅的头,而尾端那粗大的肉茎向下探寻到了另一 个洞,一个紧闭,有着微微的皱折不欢迎任何外物的深紫色紧緻小洞,肛门,他以尾端轻轻碰触试探,朵芮妮雅想尾巴拂开那跟触手,但却徒劳无功,触手用着那粗大的身躯压住了朵芮妮雅的尾巴,朵芮妮雅的尾巴只能不住的左右摆动,然后,触手上那有一根小指长尾针轻易的进入了括约肌闭锁的直肠,朵芮妮雅猛烈的摇着头以及尾巴表示自己的抗拒, 但她能做的也只有如此而已……

一切就绪,淫宴的高潮在雌性劫掠者一记有力的冲击突刺下展开,那薄薄的处女膜被强行冲破,朵芮妮雅痛的飙泪,德莱妮那蓝色的血液从下体喷出,将整个草地上以及她的腿上,或着是肉茎上画满了蓝色的血花。

「噫……不……不要……啊……………」朵芮妮雅发出了无助的惨叫,她只能看着自己的腹部纳诡异的浮凸,而那些浮凸还不断的蠕动着,就像是有着一之怪虫在里头翻滚。

强烈而真实的感受到产卵管贯穿受伤的膣壁没有停止分泌淫水,而那肉茎还更激烈并且不断的蠕动着,并直接突破了子宫颈,进到了最适合安置它们柔软经不起考验的虫卵之所,孕育生命与诞下新生的圣殿,子宫。

「噫……啊……」

同时,菊门被强行突入扩张的痛楚更是加剧了芮妮雅的痛苦,肠道被硬生生的撑开时那撕裂的痛楚,顿时间,蓝色的血液在度从她的下体喷出,朵芮妮雅的惨叫声迴荡在森林中,她的直肠蠕动收缩着想挤出那粗大的异物,却无奈的发现同样在蠕动的肉茎更加挤进深处,伤口被颳过的痛一再一 再的刺激着芮妮雅的神经,幸好虫在不得以的情况下喷出了些许的精液,而这些精液就成了润滑剂,虫的活塞运动总算能顺利了些。

咕啾……

咕啾……  

直肠壁摩擦着肉茎,发出了诡异的声响。

于同时,乳头再次感受到软管刺入的痛楚,但春药又令她在这些痛中得到快感 ,朵芮妮雅粗重的喘着气,啜泣声又逐渐转为了疯狂的浪吟。 「啊……再来,再猛烈。要再更快……插死我……插死我……」

丧失理智后只剩下兽性,前后两洞都感受到急速的蠕动带来的刺激,快感源 源不绝的冲击着朵芮妮雅,两根粗大的柱状物隔着薄薄的肉壁互相摩擦,3P的快感终于 令第一个高潮降临了,朵芮妮雅的头向后仰起,尾巴僵直颤抖,任凭这绝顶高潮冲散了她的全身神经,而在这时,她竟然爽到失禁了。

聚积了一天的尿夜自尿道口喷洒而出,这种阿摩尼亚味令劫掠者们狂乱,只见在朵芮妮雅下体的三只虫都抢到尿液那大口啜吸,而吸不够的带头的还追寻到源头,他的头贴在还残留着尿液的尿道口,将尿吸尽后,还意犹未尽的做了无比疯狂的事。

「嗄……啊啊……」

它竟然将肉茎插进本就不允许任何外物侵入的细小尿道,蓝色血液在度喷出,这比同时被破两个处女的痛楚还更为激烈,朵芮妮雅翻了白眼,口中流出唾液,几乎要昏死过去,但却又在虫的强烈春药中, 得到了更胜于两洞齐插的快感。  

现在,朵芮妮雅只差嘴巴没被塞满,连乳头都被触手贯穿了,德莱妮女性圣骑士意识到这样的事实,却又选择了肉慾,朵芮妮雅在高潮中一次又胜过一次,并且在这疯狂而绝顶的性交中,她的雌性荷尔蒙被激发到另一种境界,混合雌雄劫掠者体液的春药,那双美丽丰满的乳房竟在高潮中,胀大了一个罩杯,乳汁的产量更以数倍的量增产,吸着乳汁的劫掠者不得不把软管抽出,以免被急据喷出的母乳给灌死,现在他们只要舔着犹如喷泉般涌出的乳汁就能满足了。

劫掠者异形的最终目标可不是要满足小梓的性慾,雌性劫掠者在小梓经历了难以计算的高潮后,将最重要的重头戏给推上了舞台,产卵管内开始出一现一颗颗晶萤如半颗朵芮妮雅拳头大的虫卵,顺着产卵管的蠕动被推进了朵芮妮雅的子宫内,数量无法计算,这本就是生物的繁衍準则,以量取胜。

因此,当越来越多的卵进到朵芮妮雅体内时,那平坦的小腹就 被撑的开始不规则的鼓胀了起来。

噜咕……

咕啾……

咕噜噜噜噜……

卵在产卵管中滚动,并发出一种咕啾咕啾的噁心声音

产卵中的雌性劫掠者也不好受,它扭动着身躯,用力的将卵挤出体外。

而这时候,霸佔着朵芮妮雅肛门的雄性劫掠者也射精了。

肉茎犹如无法止住的水龙头一般,紫色的精液迅速的灌满了直肠,并且入侵小肠,甚至沖流到胃袋,而胃袋也在短暂的时间之内鼓胀起来,最后甚至从朵芮妮雅的口中喷出,而几根肉茎也从朵芮妮雅的口中窜出,朵芮妮雅在这时候已经翻起白眼,失去意识。

当最后一颗卵产完时,朵芮妮雅已经像是孕妇般挺着大肚子,不,也许就连怀胎八月孕妇的肚子都没有这幺硕大,会这幺大的原因有一半是因为雄性劫掠者在她的体内大量射精,并且胀满了胃袋的缘故。

当雌性劫掠者拔出产卵管时,朵芮妮雅的子宫颈被涂上了一种粘剂,封住了子宫,只留一个小洞,使得朵芮妮雅无法将这些卵处理掉,劫掠者异形们们得确保下一代能安全存活才行。  

疯狂的淫戏至此结束?还没,朵芮妮雅受难还没结束,因为当一只劫掠者去带来更多劫掠者时,她明白她的地狱也许不会结束,这些卵需要滋润与养份,而最好的养份来源 就是虫的精液,这代表着她会无时无刻的被这些变异的劫掠者所姦淫,直到产下这些小劫掠者为止……

半个月的孵化时间,足够将一个侍奉圣光的高贵德莱妮圣骑士少女变成了性奴隶与交配工具。

现在的朵芮妮雅,只能趴在地上,脸上带着恍神的笑容,口中流出唾液,并抬高她那结实漂亮的臀部接受劫掠者那粗大肉茎的侵入与射精,她的双乳胀大到不自然的境界,无时无刻都流淌着乳蓝色的乳汁,这是因为虫们持续注射春药之故,而 她的四肢虽然已经可以动,但她现在唯一会做的事,只剩下让自己获取更多的快乐而已,她已经完全忘却如何使用武器,也忘记如何使用圣光的力量,现在的她,只会用力挤压那胀满的乳房射出乳汁,或是拿起断掉的剑把插进肛门自慰,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之前高贵的德莱妮女圣骑士的影子,有的,只是一名淫乱的浪女……  

下体三穴早习惯被粗大的肉茎贯穿,她的膀胱已经无法存尿,只要进射进了 精液,就会倒流而出,而肛门鬆弛的可以塞进数根手指,但无所谓,朵芮妮雅现在吃的是雄性劫掠者的精液,只摄食流体食物的她,并不需要排粪,就算会排,也会被虫清乾净,这些劫掠者很爱乾净,更应该说,他们不挑食。

藉着这可悲的少女,变异劫掠者们第一批新生儿诞生了,从产道慢慢挤出的小小的,蛆一般肥白硕大,并且由如肉球般的幼虫在熟透的卵囊中蠕动,然后从最接近子宫颈的卵开始,幼虫啮破了卵囊,开始破卵而出,从朵芮妮雅那已经大到近乎半投明的肚皮上可以见到子宫里那扭动的虫身,一条又一条在钻动着,朵芮妮雅却毫不惊慌或惧怕,她轻抚肚皮,以手掌感受那新来的生命,这是身为雌体的母性才能感受的喜悦,即使所孕育的不是自己的族类,还是期待这新生命来到世间。

她轻声催促着幼虫的诞生「快出来吧,让妈妈看看你们活泼的模样 吧…」 吃完了那包覆自己的卵囊后,幼虫开始了一生的第一次旅程,它们推挤着产道,小小的身躯内努力的挤开压挤它们的肉壁,朵芮妮雅将双手伸进阴道里,用手指撑开狭窄的通道,让幼虫能顺利生产而出,而雄性劫掠者则是将肉茎插入朵芮妮雅的阴道,并且射精,这些精液则成了幼虫出生的助力,而幼虫爬行时,以及雄性劫掠者射精的冲击又让朵芮妮雅高朝了好几次。

「啊……啊啊……好棒,妈妈……好高……高兴……啊……」朵芮妮雅又留下了口水,原本神采奕奕的银白色双眼此时已经迷茫,并且带着淫乱的光芒。

阴道里分泌的淫水以及雄性劫掠者射出的精液几乎将幼虫冲出产道,朵芮妮雅再次呻吟着,当第一只幼虫碰到雄性劫掠者的肉茎时,雄性劫掠者猛的将肉茎拔出,朵芮妮雅在这冲击下再度高朝,而这时候,幼虫从阴道口将那小小黑黑的头探出阴户时,朵芮妮雅欢喜的笑了。

幼虫脱出阴户后就开始往朵芮妮雅身上爬,彷彿天生就知道似的,他们越过朵芮妮雅那山丘般的腹部,来到乳房用取他们的生命中的第一餐,只见那小小的口器吮着相较之下太过量的乳汁,接着他的更多兄弟姐妹也加入了,朵芮妮雅的胸口爬满了几百只的小劫掠者,那场面 真是很惊人却又壮观,为母的喜悦,在这扭曲的自然循环过程中,朵芮妮雅满足的沉醉在这变态的喜欢中。

在远处,一名男性遗忘者以及一名血精灵站在远方的山上,脚边有着一大堆已经乾枯的男性德莱妮尸体,而他身边则是有着十二只强暴朵芮妮雅的劫掠者,他手中拿着望远镜,满足而且疯狂的笑了。

「基佛先生,看来我们攻下血谜岛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了。」

「何止,基佛研究过,这种在基佛的实验下成功的变异劫掠者,可以在任何人形雌体上繁殖,别说是血谜岛,就连篮谜岛都可以轻易毁灭,甚至如果可以的话,就连攻下达那苏斯都不是问题啊。」

「这种生物这幺厉害?」男血精灵,残忍者马谛斯惊讶的说着。

「呵呵呵……基佛很高兴,基佛要的就是这种终极武器,基佛终于创造出可以为女王毁灭敌人的新物肿了,为女王效命的时候到了,可悲的蓝血狗们,等着拥抱黑暗吧……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基佛骑上蝙蝠,手中不住撰写着一封文书,而这封文书上,则是说明着德莱妮灾难的源头。

一个月之后,这些疯狂的变异劫掠者彻底的攻陷了德莱妮的血色守望,那边的雌性人形生物不论是人类、夜精灵、高等精灵、还是地精,通通无法倖免的成为了这种凶残野兽的繁殖工具,男性则成了劫掠者的食物,再这些劫掠者的巢穴,各个种族的女孩挺着大肚子,準备繁殖下一代的变异劫掠者,而这些变异的劫掠者则是持续以无法阻挡的速度侵佔蓝谜岛………


  •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日本有码,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观看♋樱花社区永久网址: